设为首页|加入收藏|信箱
名师讲坛
首页 > 汉语培训 > 名师讲坛 >
背景颜色:        
对外汉语教学的新思路—组合汉语教学路子
字体【 】  【编辑日期:2014-1-22】  【作者:admin】   【浏览量:】   【 关 闭 】    【 打 印 】

  

  我今天要跟大家讨论的题目是“对外汉语教学的新思路”。这是施家炜给我命的题,这个题目虽然有点像广告语言,但是我认为很好,所以还是欣然接受了,同意按她的命题作文。我加了一个副标题——组合汉语教学路子,加这个副标题是为了标明“新思路”的具体内容。
  1.为什么要“图新”
  我欣然接受“新思路”这个题目,是因为我国对外汉语教学需要新思路,我自己也有“图新”的强烈愿望,希望有机会跟大家一起讨论。一个早已退休的老头子为什么还要图新?是不是想赶时髦?不是为了赶时髦。我的图新思想由来已久,退休后仍不放弃,是因为心里还装着对外汉语教学这项事业,还想沿着一生所走的道路继续往前走,还想弥补自己在这条道路上犯下的过失。什么过失?我的过失就在于在对外汉语教学的理论和实践上起过一些误导作用。
  再过两年,新中国的对外汉语教学就要过60岁生日了。将近60年来,我们在教学理论和教学方法上一直跟在外国人后面追赶,在课程设计、教材编写等方面一直在忙忙碌碌地搞花样翻新,但是教学效率还是没有得到明显的提高,教学效果还是不能令人满意。我从1964年走上对外汉语教学岗位,到1995年退休,在对外汉语教学岗位上工作了30多年。在这30多年中,还有多年在担任影响对外汉语教学全局的领导职务,还曾被誉为学科带头人。因此,无论从哪一个角度说,我对我国对外汉语教学的落后状况都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。每每思过,无法释怀,愧疚之心难以言表。我在许多场合都作过检讨,可是检讨并不能解决问题。我也不想拿客观原因做借口,拂袖而去,因为那是不负责任的态度。
  人们很容易把汉语教学效率难以提高的原因归结为汉字难学,因为所谓汉字难学,并由此推及汉语难学,似乎已成了不争的事实。我也说过:对外汉语教学的效率难以提高,根本原因是汉字与汉语的矛盾造成了听说训练与读写训练的矛盾,使两者互相制约。这也是认为汉字难学,因为汉字难学,才使听说训练与读写训练互相制约,才使汉语教学的效率难以提高。在这一思想的指导下,我过度重视从技术层面上优化听说训练和读写训练的关系,并且把别人的注意力也引向这里。我在理论和实践上对对外汉语教学的误导,这是最根本的一条。
  2.为什么赞成“字本位”
  “汉字难学论”像一剂迷魂药迷住了我们的心窍,使我们在提高汉语教学效率上束手无策。“汉字难学论”又像一块巨石沉甸甸地压在人们的心里,不但使我们在提高汉语教学效率上束手无策,而且使许多希望学习汉语的人产生了畏难情绪,对汉字和汉语学习望而生畏。
徐通锵先生提出的“字本位”理论就像一剂解药,替我解开了“汉字难学”的心结。“字本位”首先是一种汉语观,这种汉语观认为:汉语是以“字”为基本结构单位的语言,而不是以“词”为基本结构单位的语言。我对徐先生的“字本位”理论领会不深,但他关于“字”是汉语基本结构单位的观点,对我可谓一“字”唤醒梦中人。我投徐通锵先生“字本位”理论的赞成票,就是因为“字本位”汉语观让我认识到汉字教学是汉语教学的基础和基本组成部分。直白地说,教汉字也是教汉语。为什么无视汉字的特点先教“你好、谢谢、再见”才是教汉语,而从汉字的特点出发先教“一、二、三”就不是教汉语?我们长期生活在“词本位”汉语观之中,一直把“词”作为汉语的基本单位。把“词”作为汉语的基本单位,就不能正确认识汉字在汉语中的地位和作用,就不能正确处理汉字教学与汉语教学的关系。基于“词本位”汉语观的汉语教学把“词”作为基本教学单位,这就使汉字成了词汇的附属品和单纯的书写符号,就无法构建科学的汉字教学系统,就无法按照汉字的特点和规律进行汉字教学。不按汉字的特点和规律进行汉字教学,就使汉字成了难学的文字,就使听说训练与读写训练互相制约,就使汉语教学的效率难以提高。追根溯源,“词本位”汉语观和“词本位”汉语教学才是造成汉字难学和汉语教学效率难以提高的真正原因。
  为了培养学生的汉语交际能力,我国对外汉语教学把“交际”二字看得极重,而对“交际”的理解又偏重于口头交际。因此,第一课就要教“你好、谢谢、再见”一类能够进行口头交际的话语,好像不这样教,就是背离了交际性原则。这就带来了教学口头汉语与教学汉字的矛盾:话好说,汉字却被认为都像图画,难认、难写、难记。为了解决听说训练与读写训练的矛盾,有人想出了“先语后文”的办法。“先语后文”就是把汉字教学推后,先用汉语拼音教学口头汉语,等口头汉语有了一定的基础以后,再教学书面汉语。这种办法可以收到加快口头汉语发展的短期效应,但是从整体和长远看,学生学习和习得的速度不是更快,而是更慢。原因是:“先语后文”虽然把汉字教学推后,但是在词本位汉语观的支配下,仍然把词作为基本教学单位,仍然不构建科学的汉字教学系统,仍然不按照汉字的特点和规律进行汉字教学;汉字教学虽然推后,但终究不能不学。有了一定的口头汉语基础以后再学习汉字,虽然可以不必再汉字读音上多下功夫,但是不可能自动识别用于转写拼音词语的汉字,要把汉字的字形跟字义、词义联系起来,还要当作生字、生词重学一遍。这样,对形音义的识别、理解和记忆就是两道程序,用两道程序完成本应由一道程序完成的任务,必然更加费时费力。
  

上一篇:对外汉语教师协会--吕必松教授(2)
下一篇:没有了
友情链接
Copyright @ 2013 青岛京华科技培训学校(ICA国际汉语教师青岛考试认证中心)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
电话:0532-85950758 13698693117 QQ:2667584975 邮箱:icaqdkwzhx@126.com
时间:9:00—21:00/18:00周末(节假日不休息)Power By : cinuo.com
2014对外汉语教师考试|对外汉语教师资格考试|对外汉语教师资格证书|青岛对外汉语教师资格证|青岛对外汉语教师资格培训